变脸怪与不笑猫

海上 第二章

第二章

Sam Winchester醒过来,身边并没有一个长着暗金色头发的男孩,手中也并没有那个男孩的手,而他感到怅然若失。怀着某种莫名的期待,这几天他都有叫客房服务,可那个梦幻般的男孩再也没有出现过。其实他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,要做什么。但,Dean就这样消失了,像是他从未出现过,像那个其妙的早晨只是他的一场梦。Dean,他对着镜子,放下牙刷,无声地说出这个名字,像一个羞耻的秘密。一双碧绿的双眼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作为回应,他的双颊微微发烫。那男孩才多大,至多不过十六岁,而自己却已是二十五岁的成年人了。他几乎要嘲笑自己了。他摇摇头,吐掉牙膏沫,将水拂到自己的脸上。然后,拿过架子上的毛巾,擦干自己的脸,他回到卧室,穿上一件干净的衬衣。在房间里呆久了,这房间都散发出一股久病之人的霉味,带上帽子,他打算到甲板上晒晒太阳。

太阳很好,几乎没有什么云。没有建筑物的遮挡,视野也开阔起来。头顶上仿佛是整个半球的蓝天像个无形盖子困住了Sam。他伸展着四肢,努力的想要摆脱压在他心上这一股无形的束缚,迎接他的是大西洋上四月的寒风。显然春天的气息还没有飘到海洋上。翘起一只脚踩在栏杆上,他点燃一支烟,探出身看海风把烟灰吹向下层甲板。

不出意料,下层甲板上,人很多。大约两天前,他想,这艘船停靠在他们这趟旅程上最后一个港口,在爱尔兰。他没有懒得下船。有人下了船,但不多,更多的是上船的人。他看着甲板上熙熙攘攘的人群,扎着头巾的妇女抱着哭闹不停的孩子,左右摇晃着,自己却身材臃肿,也许肚子里还怀着一个。三三两两的男人,叼着烟头,要么跪坐在地上打着扑克,要么靠着栏杆面色凝重谈着话。他们看上去都是很老实的人,被生活的艰辛折磨的面目模糊,然而依然勇敢地做出了抛弃了祖祖辈辈也是他们生长的土地的决定,漂洋过海,前往遥远的美利坚,人人口中那个幻想中充满机遇与财富的土地。他们准备要在那里勤奋工作,洒下汗水,为了自己的生计和子孙的福荫而努力。视线一扫,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,他努力的盯着,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。那个少年也许也察觉到背后的视线,转过身来。没错是他,dean!Sam心里一惊。他向他挥了挥手,Dean 显然也认出了他,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,向他挥挥手与身边的朋友做了简短的的告别,就匆匆跑开。两分钟,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汗淋淋的少年。少年凑近了,脸上的汗还没有干,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,“先生,午安啊。我能来一支烟嘛?”他还没有从惊愕中恢复过来,但是仍然掏出了烟盒。Dean拿出一根烟,然后盯住他没动,Sam才想起自己没给他火柴。然而Dean叼着烟,侧过身就着他的烟头点燃了自己的烟。他们的距离如此之近,以至于Sam看到dean紧闭的眼,脸上那些可爱的雀斑与红润的嘴唇。Sam想他们刚刚看上去也许像在接吻,但是他并不担心别人怎么看。面对着这样的少年,谁还会在乎那些呢。然后dean抬起头,对他微笑,声音有些发颤“想必你不介意吧,先生。”他脸上的汗还没有干,在阳光下整个人亮晶晶的。Sam感到自己的心脏字面意义上停跳了一拍。

我,不,我不介意。我想说,谢谢你。我是说,那天晚上。我不知道我是一个这么难搞的病人呢。Sam突然口干舌燥起来。

哈,那个啊,小事。你放心吧,我谁也没有告诉,可是,你知道吗?你的手真的很大,我挣都挣不开,作为一个病人,那样真的很奇怪。

没有人找你吗?

有啊,Bobby要气疯了,罚了我三天的晚班。他们都以为我在那里勾搭上一个小妞,胡搞了一夜呢。Dean向他眨了眨眼睛,舔了舔嘴唇,一副得意的样子。

那真的很不好意思。Sam看dean吐出烟圈,溢出一阵发自内心的呻吟。

没关系,反正我也呆不久了。事实上,(Sam看着dean靠过来,一副怀有重大秘密的样子,一小缕头发滑下来 扎到他的睫毛),我打算在到纽约的时候跳船。对了,听口音,你是美国人吧。你回家吗?

Sam苦笑着点点头,他并不为此而骄傲。他们这样并肩站着,静静地吸了一会烟,然后dean像踩到了煤球似的,跳起脚来,一副急匆匆的样子。

嘿,时间不早了,我还有一班呢。总之,谢谢你的烟啦。Sam看着少年风一样的离开,留下一个背影。

伟大的美利坚,为什么人人都想去那里?Sam又抽出一支烟,点燃,深深吸了一口。感觉烟雾充满他的肺部,平缓自己的心跳。然后他缓缓的吐出去,看着前方茫茫的大海,他知道自己并没有退路。他出生在美国,在少年时代离开了那里,现在,他必须要回去了。他收到父亲的讣告与律师函,急匆匆的收拾行李,在南安普顿登上回航的船,回去参加葬礼。他并不为父亲的死感到悲伤,事实上,他感到如释重负。想到他的父亲,John Winchester,他眼前只浮现一个脸色铁青的中年人。在生意场上,他是狡诈的猎人;在家里,他是冷酷的父亲。Sam几乎可以肯定,他的父亲从未爱过妈妈和自己。他为此责备他,恨他,事实上他如此恨他,以至于在外祖父的资助下,他离开了妈妈到大洋的彼岸求学。他选择了古拉丁语文学研究,并不是为了兴趣,只是决心走上与他的父亲不同的道路。不管妈妈写来多少悲伤的祈求的信件求他回家,他决心永不屈服。现在这一切,这场父子之间旷日持久的战争终于结束了,然而赢的人是死了的John。葬礼之后,他再也无法离开妈妈,再也无法放着家族生意不管,Sam Winchester会沿着他父亲的道路走下去。不同于Dean他的未来已经钉死在了墙上。想到这里,Sam掐没了烟头。他想怒吼一声,然而他只是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 

 

 
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