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脸怪与不笑猫

【SPN】SD 失眠患者(失眠的三米需要丁丁哄一哄)

10点,Sam喝完热牛奶去刷牙。刷完牙,他走出洗漱间,查看窗户上和门口的盐线仍旧完好。他挑开窗帘,楼下停车场上还没有impala的踪影,他的混蛋老哥还在外面浪着。叹一口气,他回到卫生间,撒了一泡尿,洗完手,他接了一杯水放在床头以防口渴。

10点半,Sam舒舒服服躺在床上,台灯调到最暗,他准备睡觉。

11点,,透过汽车旅馆薄到可忽略不计的墙壁,隔壁准时传来床垫有节奏的嘎吱嘎吱的声响,伴随着男男女女压抑不住的种种令人面红耳热的声音,大约半小时后渐渐趋于平静。

12点,楼下传来汽车大马力引擎的轰鸣声,车门大力的碰撞,Sam估计这是他的混蛋老哥终于回来了。这么早,估计今晚他的运气不大好。Sam听着他磕磕绊绊的走上了楼梯,走过了走廊,停在了门前,两三秒之后,Sammy,我没带钥匙,开门。”砰砰砰,dean在砸门了。在心中叹了一口气,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,Sam这样安慰着自己,掀开床单,把脚伸进拖鞋,慢吞吞地去开门。门一开,dean整个的倒在他身上。Dean抬起头看着他,眼眶发红,眉头一挑,露出他尖尖的虎牙,“谢谢啦,哥们。”dean猛的一拍Sam的胸膛,推开Sam,径直往里走,认清了哪张是自己的床,他迎面咚的一声倒在床上,一分钟后,dean已经睡着了。一切终归平静。Sam把门关上,把盐线补好,走到dean的床前,脱下他的靴子和皮夹克。不顾dean的口头反对,把他整个人翻过来,以防他被自己的呕吐物呛死。他把dean从胳膊那里整个人往上拖,头放在枕头上,盖上被单,大功告成。现在,一切的一切终于恢复平静。

12点半,Sam可以睡了。

2点,Sam终于承认今晚他也完全睡不着,他不愿再做出新的努力了。

他喝过热牛奶了他数过羊了,他在心里默念过无数遍去睡觉去睡觉了。他几乎尝试了所有的方法,除了预约正经的医生和吃药。已经一个月,他妈的整整一个月了,他几乎没有合过眼,而最可怕的是,白天他还像正常人一样,精力充沛,一点疲劳的感觉也没有。可是会有哪个正常人能一个月不睡觉呢。在Max Miller那件事后,他确认自己能够预知死亡,在特殊情况下可以用意念移动物体,现在呢,这是什么,他又获得了新的能力吗?他拥有了白天与漫漫长夜,可这有有什么用呢,他不需要那么多的时间。

他整理完了和受害者家属的谈话记录,来回读了两三遍他下落不明的老爸留下的笔记,把这次这个案件所有相关资料收拢在一起。他甚至开始编写他自己(好吧也是Dean)的猎人笔记。做完了这一切,他开始晚上出去跑步,星星啊月亮啊云啊本该引起他的一点诗情画意的。但他发现身体的劳累并不能延缓大脑思考的速度,甚至运动后的兴奋让他更加头疼。而且,这里的夜晚也很冷,他又回到了屋内。坐在沙发上,他拿着遥控器,三秒转换一个频道。情景喜剧,无聊;脱口秀,无聊;体育竞技,无聊;甚至黄片都让他感到无聊。当你沉迷于黄片时,你就知道自己偏离了正常的轨道,而当你连黄片都毫无兴趣时,朋友,也许你真是有大麻烦了。他连电视机也不看了,这大把的时间,他要如何来浪费呢,他的身体被厌倦与孤独充满。

3点,夜最深的时刻,整个世界都归于平静。Sam总是在此刻感到如此的孤独。他翻了个身,手撑着下巴,侧躺着,好看着另一张床上的Dean。昏暗的灯光下,Dean如此平静安详,只有胸膛的缓缓的上下起伏与呼吸时的气音证明他还活着。他的面部线条都柔和下来,下巴不必再骄傲地抬起证明自己是全世界最硬的硬汉。事实上,他偶尔还会吧唧嘴,睫毛上下扇动,嘟起的嘴唇中流淌出快乐的呻吟,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样的东西。Sam想到了在阳光下快乐地晒着肚皮的花栗鼠。这就是Sam晚上不睡觉,无聊之下观察得出的结果。

Sam当然无从得知dean梦里的究竟是什么,是亚洲大胸美女吗,是烈酒,汉堡和pie吗,是童年的房子,爸爸,妈妈或许还有Sammy吗。Dean的梦里会有他吗?Sam不知道,但Sam肯定,dean的梦中是个明亮的温暖的美丽的地方,让dean快乐的地方。而Sam没有和dean一起去那里的权限,梦之女神把他拒绝在门外了。或者也可以说,dean抛下他,一个人去梦里了,把他留在冰冷的夜里。

都怪这漫漫长夜,胡思乱也都显得好像真实起来。妈妈,Jessica,一个个的离开了他。而dad,Sam自己选择离开他。这一切都是因为恶魔,可是他自己好像也渐渐地变得不再是个正常人,是个有着“超能力”的怪胎了。他究竟是什么呢?Max又是什么呢?他们,像他们一样的人难道是所有不幸的根源吗?如果Dean知道了呢,他会害怕自己,离开自己吗?可是dean也许就是自己的所有了。

4点,dean翻了一个身,留给他一个背影。Sam感到如此的孤独。



本想一发完的,结果没刹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(4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