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脸怪与不笑猫

【SPN】SD 失眠患者(失眠的三米需要丁丁哄一哄) 第二章完结了

黑夜中,Sam叫出他的名字。Dean。小小的一声呼唤,声音微弱的如同被人们踩在脚下出不了头的草种。他没有得到回应,他又叫了一声。Dean。他听不到他,他没有回应他。Sam突然感到恐慌,他能看到dean的后脑勺,暗金色的头发越剪越短,像他本人一样倔强,直挺挺地竖着。他能看到他的一只手臂和一条腿搭在被子上,两条腿这样牢牢地把被子夹在怀里,想要把自己卷成一个球。他看到他的灰色T恤在睡梦中无意识地被撩了上去,那里的皮肤与脸不同是苍白的。他露出一段腰线,纤长而坚实,随着呼吸而起伏着。粗糙的牛仔裤遮住了剩下的部分,可是他可以想象。他想起十六岁那年的夏天,浑身是血的dean带着昏迷不醒的dad没等他反应就闯进旅馆的门,然后自己也迎面倒下。把看上去干净得多的dad先放在一边,他把dean拖到浴缸里,先用刀割下因为血干了而黏在身上的衣服,他的手触碰到火热的肌肤。他拧开花洒,蹲在浴缸旁。热气蒸腾中,瘫坐在浴缸里的dean像一朵浴血的莲花。随着血渍的褪去,他的每一块肌肉都展现出来,饱满而坚实有力,恰到好处。Sam惊讶地发现dean身上几乎没有什么伤痕。然后dean悠悠转醒,绿色眼睛被密林深处被一束阳光惊扰的湖水,闪闪发亮,他露出他的尖牙,咬着他饱满的下唇“不是我的血,是那个狼人的。那个混蛋,真是恶心,溅了我一头一身。Dad没事,也许脑袋上肿了个包,他被那个混蛋偷袭了。”dean向下看了自己的裸体一眼,又看了浴缸旁边的破烂衣服,哼了一声,抬起头向他展示那个笑容,炙热的呼吸喷在他面颊上“喜欢你所看到的吗?”Sam适时地露出一个被恶心到的表情,同时心里明白这是他应当离开的讯号。浴室门在他身后砰地一声,把dean那一句“谢谢啦,老弟”关在门里,把他快到疼痛的心跳和不熟悉的欲望关在门外。他滑倒在地上,被恐慌所袭击。他第一次了解dean惊人的美丽,心中却已经明白这是错误,是罪恶。他所渴望的,dean永远也不会,也不能给。而他的渴望却随着青春期旺盛的荷尔蒙不断不断地膨胀着,直到Sam承受不住。于是他抓住机会,离开了。他离开dean,所以他们可以继续做一对兄弟,所以Sam可以做一个正常人。

此刻,Sam能看到dean,可是他闻不到他,触摸不到他。只是短短两张床的距离和一个背影,Sam感觉他离dean很远。在昏暗的灯光,dean几乎成为一个不真实的幻影。或许他是真的疯了。他如此急切地需要他,但那与色欲无关,他只是需要感受他火一般的身体,证明他还活着,他们还活着,更重要的是他还在他身边。

于是他走向他。

4点半,Sam坐到dean的床边,床垫嘎吱一声陷下去一小块。Dean小声的抗议了一声,表达对这次小震动的不满,但他还没有醒。他小心地脱下拖鞋,先是双腿,然后他轻轻把自己的上半身也放到床上。就这样这张小床上勉强挤下了两个人。他往前拱了一下,两臂圈住了dean。所有的声音都静下来了,他只听到自己的心脏应和着dean的心脏,缓慢的温和地跳动着。怀中的dean如此火热,如此真实,上帝作证啊,这感觉真好。他们头抵着头,脚抵着脚,亲密无间,像回到了童年时代。他们曾经拥有过这样的亲密,但成长的过程中掺杂了许多其他的破事,他们再回不去了。Sam惊讶于自己竟然可以完全圈住dean,他脑海中那个作为保护者顶天立地的哥哥的形象好像一下矮了下去,这个想法让Sam的心中酸痛。他甚至有点生气,一个月了,他的哥哥竟然对他的反常毫无察觉。但他还没感伤完过去,一把闪亮的匕首就这样抵在他的喉咙上了。看来dad的确把dean训练得很好,这让Sam更加生气了,他的怒气不均匀的喷洒在每个人的脖子上,他自己也包括在内。

“what the f......Sammy?”dean一下惊坐起来,他本来准备把Sam一脚踹下去的,可是看到Sam泪汪汪的双眼,他没有动。气氛过于凝重了,而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Sam的眼中掺杂着怒气与悲伤。于是在这种艰难时刻,他决定讲个俏皮话,“噢,可怜的小Sammy,做了噩梦,需要哥哥的贴心抱抱,给你唱摇篮曲吗?”很显然这是个错误的决定,因为Sam is not amused。“jerk”Sam从未主动挑起过战争,这意味着dean有了大麻烦。“我想,我们得谈谈了。”

4点四十,还有一个多小时天就亮了,他们却以一种别扭的姿势坐在同一张小床上,准备好好谈谈。“所以是因为Max Miller那小子了?”dean两腿交叠,给自己圈出了一块领地,手臂交叉在胸前,一条眉毛挑起,嘟着嘴努力压抑着打哈欠的冲动。他意识到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,他要用很严肃的态度对待。Sam没有回答他,他能够说什么呢?是max吗?是妈妈吗?是Jessica吗?是dad吗?是dean吗?或是他自己?也许是max吧,但那绝不是全部。从他出生的那一天起,所有的人,所有的事,都注定了一样要搅和在一起,注定了他永远不能成为一个正常的普通的人。他爱不到想爱的人,可以啊,他妥协了,但是老天爷连那条后路也没有给他留。这是他的悲剧,是他逃不开的命运。他是个无穷的黑洞,把身边所有的人拖向深渊。所以,Sam,他怎么能够把这一切,所有深沉的悲哀与黑暗的欲望诉诸于口呢。沉默,沉默,他用眼泪做出了回答。

4点四十五,dean几乎不能控制自己,他双手捧着Sam的脸,吻过他的脸颊,尝到眼泪的咸涩,这几乎是他自己的心脏也疼的裂开来了。在dad教给dean的所有技能中,他忘记了教dean如何去做知心人,他不能够完全理解Sam的欲望与痛苦。但有一样东西是dean不用教也会的,他用他的生命爱着Sam,他的小Sammy。所以他愿意陪伴他,分担他的痛苦。Sam抬起头来了,眼眶通红,勉勉强强的说出一句“只是,让我抱着你吧,就今晚。我好多天没有睡好了。”dean叹一口气,点点头,躺了下来。

4点五十,他们又回到头碰头,脚碰脚的状态。Dean伸出一只手抚摸着Sam的头发,像爱抚一只小狗一样,拉扯着旋绕着一缕头发。他从小就总是嘲笑Sam的头发像个小女孩,但心里他挺高兴Sam的头发几乎和小时候没变,好像他还是那个在车后座和自己打闹的小弟弟。他吻过Sam的头发。他用另一只手擦去Sam的泪水,脸颊贴近Sam的脸,也许两个成年兄弟这样有些奇怪,但是fuck’em all。Dean不在乎,这是他的Sammy,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。他尽力贴近Sam,越近越好,感受Sam的每一丝颤抖与痛楚。“Sam,我一直在这里,你知道的。”在清晨的微光中,在Sam的耳边dean的声音显得如此清晰,这是一个誓言。

五点半,Sam被dean的味道紧紧地裹住了。不是烈酒,不是女孩子的脂粉与口红,不是汽车与机油,不是dad留下来的皮夹克。剥去所有的的粉饰,Dean闻起来只是dean,他闻起来和他的灵魂一样纯净。他的头搁在dean的胸口,dean温暖的肉体散发出一种叫他留恋的气味,是家的味道。他们将彼此紧紧抓住,好像永远不会放开。现在,问题虽然远没有得到解决,有了dean的守护,Sam知道他可以睡着了。

六点,Sam安然的睡着,头枕在dean的胸口。阳光照射进来,Sam的漫漫长夜结束了。他可以有一点点安宁了。



我写的好难过啊,这真的算是小甜饼吗?

 

 


评论(2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