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脸怪与不笑猫

大海的咏叹 第一章 人鱼丁丁AU

Sam从一片黑暗中醒来,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被关在洞穴里。今天是暑假的第十天,夏天的气息刚刚从海上飘来,暂时摆脱了学校里的恶霸的Sam躺在家里感到一切都很美妙。所以当他打开门时,发现Alex与他的一帮哥们勾肩搭背笑嘻嘻地站在他家门口时,他完全愣住了。他被邀请去参加他们在海边的一个小小冒险。一瞬间他有甩上门,躲到房间某个角落里的冲动。但他看到Alex手上闪亮的剃刀,George,Peter和笨蛋Tim慢慢散开堵住了门口。他想到dad在镇上唯一的小酒馆里,大约不到明天早晨是回不来的。没有人来帮你了,Sam,勇敢些。他抬起胸膛,沉下一口气,点点头答应,决心勇敢地面对。这奇怪的组合就这么走过一户一户的人家,慢慢远离村庄。他们停在了荒凉的海滩。这里多石,水位也很浅,不是出港的最佳选择。海浪有气无力地舔舐着石堤,又像被人踢了一脚的老狗呜咽一声回到海里去。这里连太阳也照不进,终年阴森森的,传说这里曾发生过一起凶残的谋杀案。这里没有人会过来。Sam以为等待着他的是碎石,但他们显然有更好的主意。

四对一,局势非常明显。他几乎没怎么反抗,很快地就被打晕扔在了山洞里,最后的记忆是Alex脱下帽子一鞠躬,然后光线从眼前一点点消失,肉体和意识一起陷入一片黑暗。他睁开眼睛,是一片黑,闭上眼睛,仍然是一片黑。他知道今晚大概是没人会来找他了,但他想Alex应该不至于犯下一桩谋杀案,并不是那个疯子不敢,只是这样会太麻烦罢了。Sam顶多是他们假期中一个小小乐子罢了,也许熬过今晚就好了。虽然没有水,但他摸摸口袋里,还有一块Ellen阿姨给他的蛋糕,也许等到明天就好了。他还没有开始恐慌,他不准备恐慌。他忍着背脊处的酸痛,勉勉强强站起来了,跌跌撞撞向洞口走去,摸到堵住洞口的那块石头。他感受着石头冷硬的轮廓,咬着牙,一条腿向后蹬,调动全身的肌肉往前推。但这块对四个人来说都略显吃力的石头,明显超过他的能力范围。Sam放弃了这条死路,他转过身,用手摸索着石壁,向另一头走去。他从未来过这里,但他勇敢地往更深处探索着,走了大约半个小时那么久,他感受不到一丝风的气息或者水汽的湿润,他不敢再前进了。Sam坐下,他能做的只有原地等待。

远处传来一声狗吠,海浪轻柔地拍打着岸边。他什么也看不到,但骤然下降的温度告诉他现在已经夜深了。整个村庄大概都陷入了沉睡,忘记了海边还有他这么一个倒霉的小孩,没有来得及回家。他本来这会儿也应该洗完澡暖和和地躺在被子里,翻一翻漫画,也许能等到dad回家。虽然dad总不在家,他得一个人吃晚饭,一个人锁好门窗,一个人睡觉,但Sam并不怪dad,毕竟因为自己的出生,dad失去了此生最爱,他的妻子,Sam的mom。而那时在海上打渔不幸遇上了风暴的他甚至没有得到告别的机会。十三年了,dad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,所以如果酒精可以给dad一些快乐的话,Sam不介意暂时失去他的父亲。他小时候不明白,但他现在十三岁了是个男子汉了,他可以承受这些。他感到渴,他感到饿,感到冷。他摸摸口袋里的蛋糕,决心等到明天。谁知道明天会不会有人来找他呢,他要做好最坏的打算。在这样的时候,他强烈地思念着那个家和dad。他抱紧了自己,头压在膝盖上,减少散热的面积。他伸出手,却看不见。他凝视着黑暗,而他不知道一团一团的黑暗中潜伏着什么。视力被剥夺,其他的感官都被放大了。一丝风也没有这里好静,他只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缓慢平稳的跳动。黑暗也像有了重量似的,沉甸甸地压在他的脖颈上,他失去了抬起头的勇气。喉咙也像是被捏紧了似的,Sam鼓起勇气,搜集肺里所有的氧气,叫出了一声,声音在光滑的内壁反弹后传递到洞穴更深处,然后也消失于黑暗中。他又叫了一声,又叫了一声,并不是为了求救,只是他忍不住了。去他的男子汉自尊,在Sam反应过来之前,这个十三岁的男孩已经放声大哭起来。然后突然之间,堵住他所有希望的那块石头就这样被移开了,他看到一个人影站在洞口,听到那个人试探性地喊了一句有人在里面吗?Sam爬起来,向那道光跑去。

他跑地如此快,以至于被绊倒在洞口,但他挣脱出来了。沐浴在月光与海风中,他好像第一次学会呼吸一样,贪婪地呼吸着海水咸腥的气息,那是自由的味道。抬起头,Sam Winchester看到他此生永远不会忘记的画面,忘记了哭泣。无惧于寒冷的夜风,赤裸的男孩展示着他少年纤长的体格被饱满结实的肌肉包裹着。他闪亮的金色长发被海草编织成的环束起,湿漉漉搭在肩头,脖颈上也带着一串五彩的圆片,珍珠与贝壳点缀其间,昭示着母亲的宠爱。男孩露出一个笑容,如小贝壳一样洁白整齐的牙齿咬住了丰润饱满的红唇,卷翘的睫毛掩映下,一双幽绿的眼睛也同时绽放着笑意。准确的来说,他并不能被称作男孩,因为月光朗照下,那男孩洁白如沙的肌肤上覆满了银色的花纹,像神明印刻的神秘的咒语。这样色彩浓烈的美丽,同时又这样自然的天真,Sam不禁感叹造物主的神奇。

Sam知道眼前的绝不是人类,然而他并不害怕,只是为这惊人的美丽而屏住呼吸。同时他想起自己在那男孩眼中的形象,想必是鼻涕与眼泪糊成一脸,一个可怜可悲的糊涂虫形象,漂亮不到那里去。他突然感到一种羞耻。

但是那个男孩弯下了腰,向他伸出了手,Sam碰到他冰凉的手指,第一次清楚地听到那男孩的声音。

他说他叫Dean,他是大海的孩子。

 

接下来可以写两个小笨蛋怎么恋爱了,好棒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