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脸怪与不笑猫

大海的咏叹 第五章

太阳出来了,染的半边的天空通红,Ellen挂好最后一个杯子,停下擦着桌子的手,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,静静地看向窗外。光线越过灰尘的阻隔被粉粹成无数的微粒无力地飘散在地上,这是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刻,连最无可救药的醉鬼也离开了,回到他们应该去的地方。但这样说也不完全准确,因为John还在这里。John是个酒鬼,但John是她的朋友。她看着John半边脸压在桌子上,手还抓着杯把,她看到他紧皱的眉头,胡子三四天都没有刮,头发肆意的蓬着,他的脸还没有被酒精和海风折磨的太难看,但他已经是标准的个沮丧的中年男人了。Ellen感叹时光的流逝。

从小到大,一直是她,Bill,John三个人一起玩闹。他们长大了,然后John离开了村子,去当了兵,甚至缺席了她和Bill的婚礼。两三年后他不知用什么手段竟骗回来了一个漂亮又聪明的城里姑娘Mary。John和Mary,不仅名字像是天生凑好的,两个人站在一起也像一幅画似的。然后John失去了Mary,有了Sam。他没法向可恶的命运报复,没法从死神手里抢回自己的妻子,于是放任自己沉沦下去。

四年后,她自己也被大海夺走了Bill,大海是残酷的。但好在,她还有Jo。她的Jo,她唯一的珍宝。那长着一头金色波浪般卷发的小姑娘,拖着鞋嘟着嘴走到了大堂里,脸颊粉嫩,一脸没睡醒的样子,沉重地坐在她对面。这个九岁的小女孩长着和她父亲一样的深棕色的眼睛,她的头发,鼻子和嘴巴“刷牙洗脸了吗?”她问。女孩摇了摇头,不开心的趴在桌子上,又闭上了双眼,但嘟起的嘴唇还没消下去。她想要亲吻女儿乌黑的睫毛,但是不想变成一个溺爱孩子的母亲,于是勉强硬起态度。“我们说好的,去洗脸了,洗完脸,我给你做煎蛋吃。”她看着Jo嘟囔两声,但还是顺从的站起身去洗漱,Ellen看着这个天使一样的小女孩,想到再过几年,大自然就要施展她的魔力把她变成一个少女,心中涌上一股暖意。她也起身去做她答应好的煎蛋,正在这时,门口的铃铛一阵摆动,钻进来一个男孩,是Sam啊。“Ellen阿姨,早上好。”

“早上好,Sam。进来吧,找你爸爸吗?”Ellen看着这个礼貌而又羞涩的男孩,微微笑着。“等一会吧,你爸爸还醉着呢。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早饭吧,面包和煎蛋。”男孩环视了一圈店里,视线搜索到了昏睡过去的John,露出一个酒窝。他捏着自己的帽子,找了一个卡座,安静的等待着。

Ellen热好炉子,切好面包平摊在炉子上,同时有条不紊地打开一个蛋,蛋液落在火正旺的炉子上,撕拉一声,撒上盐和胡椒,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。她忙活了一晚上,这会才想起来自己的肚子也饿了。她估计了一下,打了八个蛋,虽然John也许不会吃,但她还是做了他那一份。正好弄完,Jo也出来了,一头长发已经自己梳好,用粉色缎带束起来。她把盘子放在John面前就不再管他,寄希望于食物的香气能把John叫醒。她把剩余的食物和刀叉摆放在桌上。没等她反应,Jo就已经在Sam的面包上一口气挤了半瓶的番茄酱,Sam一脸无奈但也没有怎样,只是默默的用叉子把多余的番茄酱弄到一边,继续吃。她给Jo一个警告的眼神,小女孩才不甘心的放下瓶子,拿起了刀叉,开始好好吃饭。食物的香气飘满了整个大堂,让人心情愉悦。Ellen突然有种错觉,其实他们是一家人。没错,John失去了Mary,她也失去了Bill,村子里似乎认为这样他们就是天生一对了。John可以在外面工作赚钱,她就在家里打理房子,照顾孩子,这样多么好。然而,Ellen不想这样,于是她自己顶着压力开着这家小酒馆,把白天留给Jo。有时也有些找麻烦的人,但John总在这里,加上她有Bill留下来的枪,就明晃晃地挂在墙上,所以也没出过大事。她深知自己和John只是朋友,她可以给Sam母亲般的关爱,但她在任何意义上都不能成为John的妻子。

她看着这个小男孩,眉眼神奇地既不像John也不像Mary,稚气的脸上总带着一丝超越他这个年纪的忧伤。明明还是个小孩子,有什么好愁的,她想想有些好笑。Sam笔直地坐着,吃着早饭也一副紧张的样子。虽然这个夏天才刚开始,但好像已经长高了不少。十三岁的男孩大概是这样的,她已经不太想的起来自己的十三岁了,太遥远了,好像所有过去的道路都在她走过的那一瞬间被粉碎了一样。

但今天早晨显然有些特别,因为Sam时不时停下手中的刀叉,抬起头,一双绿眼睛犹犹豫豫的看着她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“恩,不好吃吗?”“不,不是。”Sam摆摆手,“我,我有些问题。”她点点头,示意Sam继续下去,Jo也睁大了眼睛,不动声色的偷听着。“人可以在海里生存吗?或者有没有长得像人的生物,恩,在海里”好吧,她没准备好她会被问到这个问题。她努力的搜寻着自己的记忆,想起来在自己小时候听到的海的女儿的故事,这个故事,她也给Jo讲过,但摆在现实生活里也太过荒谬了。

“是美人鱼啊,美人鱼。Sam,你竟然从来没听过这个故事吗?”一旁的Jo叫起来了。“人是不行的,但是美人鱼或许可以。但是人鱼只是传说中的,那怎么可能是真的呢。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说这个了?”Jo显然被人鱼不是真的的这个陈述冒犯到了,丢开了刀叉,又鼓起嘴巴,气哄哄的瞪着自己。Sam迟疑了几秒钟,脸色变得苍白,牙齿咬在薄薄的唇上“不是,只是我在书里看到的,随便问一问。”很明显,Sam并不是个撒谎高手,但Ellen忙着逼Jo吃早饭,也没有说什么,她想,青春期的男孩大概都是古古怪怪的。

这个小小插曲过后,她们吃完了,Ellen粗暴地摇醒John,后者推开了面前的盘子,摇摇晃晃地向门口走去。在这两父子消失在门口之前,她叫住了Sam,在他口袋里放了一把饼干,用一个鼓励的微笑回应他的感谢,然后把这两父子送了出去。一父一子的身影,走在路上很快就看不见了。

这一天还很长,她今天要点一下店里的存货,要弄好午饭,要把Jo送到贝克斯太太家学钢琴,她能用这段时间稍微睡一会,之后她要把Jo接回来,弄晚饭,监督Jo洗澡,给Jo讲故事。在哄完Jo早早睡觉后,她才能开张做生意。第二天又将像这样循环往复,可是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,每一天都是充满希望的一天。

 


我永远喜欢jo妹妹。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(2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