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脸怪与不笑猫

大海的咏叹 第六章

坐在书房的地板上,Sam把那本航海日志抽出来了,过了几天再看,这张速写实在很幼稚。他遮住画里的人的下半身,想象着那不是人类的双腿而是一条鱼尾该是怎样的情景。金色的,银色的,在夜海中闪闪发光的?他想,无论怎样那应该也不不至于是一幅可怖的情景。他当然听过海的女儿的故事,只是那真的可能吗?半人半鱼的生物真的存在吗?他宁愿dean在骗他,他宁愿这是某个愚蠢的恶作剧,他宁愿这是他的一场梦。可是dean幽绿的双眼,如银蛇覆裹的身体,怪异的出场方式,那异常天真的姿态,他想不到更好的方式去解释。还有,那个印在他唇上的吻,那么冰凉却好像烧起了一把大火,照亮他懵懵懂懂的心,让他看到了他不愿看到的渴望。

今天好热,微风在窗外打着卷,不肯到窗里来。所有水分都从他身体里游逸出去,才坐了一小会,他胸前的衬衫已经湿透了,黏在他的身上,叫人心中烦躁。他丢开手中的画,半边的身子探出窗外。树荫下,几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聚成一个圈,蹲在地上弹着弹珠,他认出Jo和朋友坐在板凳上吃着冰棒,化了的糖水糊的手上脸上都是,快乐的笑着。远处,不知道谁家的露台上,刚洗好的红裙子,像没有形体的人,在金色的风中舞动着。他看到天上的云一重一重,厚重地叠在一起,也许一伸手就能撕下一块来。他看不到海,海只吝啬地露出蓝色的一小块,他想,dean正在干什么呢?也许和Benny游到海洋的深处去了吧,人鱼应该是没有学校和该死的作业的,也许整天只有玩玩玩这一件事,但他是没有办法知道的。他看到窗外,整个世界都好像在眼前徐徐展开,但所有发生的事都好像和他没有关系。他把头收了回来,把画收好,夹回书里,放到书架的角落上。

到了下午,天阴了,云层收回了日光,却比上午更热。渔船已经回港,小孩子们被叫回了家,衣服也已经收了回去。气压低的让人无法呼吸,在一片沉默中所有人都在期待这一场大雨。但直到晚上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Sam打开窗户,昏睡在床上。

梦把他从令人窒息的闷热中偷出来。他梦到蓝色的海洋,波光粼粼的海面之下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。他的形体消失了,仿佛水中的一片海草,漂浮在水里。一群金枪鱼穿过他的身体,他却感受不到疼痛。他继续往下坠着,清晰地看到红色的珊瑚礁上缠着几只海马,睁大了双眼能看到细沙里藏着各种各样的鱼,在海里猎手与猎物的故事也每时每刻都在上演。他继续往下坠着,光线渐渐变暗了,透明的水母散发着微光,自在的舞动着,黏腻的触手舔舐着他的皮肤。他还没有停下,他什么也看不见,但不知从哪里来的长而缓的低鸣随着水流送进他的耳朵,他开始恐慌了。他伸出手想抓住什么,然而水里什么也没有,水从四面八方挤压着他的胸肺,他无法呼吸了。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他,是摇曳着银色的鱼尾的dean,把他往水面上拖去。他渐渐到达了日光所及的水域,他能看见了。被阳光宠爱的眼前的少年,每一片鱼鳞都发出同样的五彩斑斓的光,大而华丽的鱼尾像舞动着的风中的蝶翅。Dean带着他向上游去,他的身体是如此不可思议的柔韧,仿佛与海水融为了一体。水流的波动引起他的肌肉与骨骼的变化,他的线条如此流畅而又难以捉摸如风中摇曳的百合。他想要说什么,吐出的却只有气泡,水进入了他的肺中引起一阵咳嗽。Dean停下了,转回了身,向他靠近。Dean金发的长发拂过Sam的脸,Sam回想起那晚的一切,挣开了dean的手。Dean 却没有放弃,他的脸还在靠近。然后他的唇贴上来了,却是温暖的,Sam睁大了双眼,看到dean轻颤的睫毛,氧气渐渐地过渡到他的肺里了。

一声惊雷,Sam从梦中醒来。外面一个人也没有,月亮与星星也不见踪影。雷声来了,密云聚起来了,沉重的雨掉下来了,他们一起把陆地和海面搅得乱七八糟。Sam出了一身的汗,心跳还未从梦中平复,他突然想下楼看看,没有任何缘由,他只是觉得他必须去。他提着一盏灯,往楼下跑去。

他打开门,门外是深沉的黑,只有他这一盏照亮方寸的土地。什么也没有,他本来要关上门回去了。不经意往下一看,他那件厚外套被整整齐齐的叠好了,小心的放在门口的台阶上,已经被冷雨打的湿透。Dean 来过了,只能是他。Sam倚在门口,突然意识到这将是一切的终结。Dean 把外套送回来了,他们将再无瓜葛,也许两三年后他就将被彻底遗忘。Sam突然不想弯下腰去捡那件外套,他就那么站了一会,看着那件外套。雨水打湿了他半边的身体,然后他后知后觉有点冷。他最终还是捡起了那件湿透的外套,握在手里沉甸甸的。

他又看了一眼,这回他真的吓了一跳了,一只巨大的螃蟹藏在外套的下面。虽然被捆得结结实实,但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。他抓着外套,看着那只螃蟹,头顶是极黑的夜,门前是厚重的雨幕。

他想着那个梦,怀疑dean也许化出鱼尾在夜色里游走了,脸上露出一个微笑。他们的故事还没有完。

 


不要生气了,我抓螃蟹给你吃。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