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脸怪与不笑猫

大海的咏叹 第七章(七夕快乐)

Dean 滑的像一条鱼一样,每一次都恰巧从Sam的指缝里溜走了,Sam打开门,只看到一片深沉的夜色和台阶上那些奇奇怪怪的礼物。有时候是一对几乎完全相似的粉色海星,有时候是一颗腐蚀了的鲨鱼牙齿,有时候是一个生了锈的铁锚几乎封住了他家的门口,仿佛Dean做了最大的努力想要把神秘的海底世界搬到他眼前。他简直不知道该拿这些东西怎么办,但让人头疼的是那些谣言。在雨季快要结尾的时候,伴随着礼物到来的是雨夜幽灵的传说在村子里流传开来。Sam感到担忧,他有必要采取措施了。

他开始拖着椅子蹲守在门口了,他的努力有了回报。混杂在雨声里轻微的咒骂声并没有逃过他的耳朵,Sam立刻起身开门,一盏小灯下映照出的是正与巨型章鱼缠斗着的dean,他抓到他了。Dean也意识到自己的暴露,抬起头看着Sam,两人四目相交,然后dean眉头一挑,把他所有的牙齿都露出来,展示出他最真挚的笑容“嗨,Sam,好久不见啊。”Sam却省去了招呼,把黏在dean身上的章鱼拔下来,(说真的,dean觉得他能把这只章鱼怎么办。)不顾dean的反对,把章鱼扔到了雨里。在dean的惋惜声中,把dean一把拉进了门里。

确认没引起任何骚动,他锁好门,dean就站在他眼前,两步远的距离,浑身湿透,身上的水在脚边形成深色的水渍。拿来了一条白毛巾,从头到脚裹住了dean赤裸着的微微打颤着的身体。“嘿,Sam,你喜欢我弄来的那些东西吗?螃蟹很好吃的,对吧。我保证我再也不会亲你了,都过了这么久了,你不要生我的气了,好不好?你是不是因为我跑来,所以生气了。可是我一直很小心的啊,只有下大雨的时候我才来,我保证我一个人都没看到过。”

Sam板着脸看着睁大了圆溜溜的双眼急着解释的dean,他突然想不起来他抓住dean本来是要说什么。对了,他想告诉他,不要再来了,那些礼物他根本没有地方放。还有,他自以为高明的伪装被人看到了,虽然他不知道被除了他之外的人类看到会有什么后果,那他本能地感到对dean来说,对他自己都将是危险的。还有,还有什么呢。他努力地想,他应该打个草稿的。

他让dean坐在炉子的前面,用毛巾十分不温柔地搓着dean的柔软的头发,惹来一阵阵痛呼。Dean不时用手捂住了嘴巴和鼻子,打了一连串的喷嚏,鼻涕和眼泪一起流下。他就算打好了草稿,这时候也说不出了,他甚至没法继续绷着脸了。他笑出了声,“你也会怕冷的吗?我以为你成天光着跑来跑去,不会怕冷的。”被裹在毛巾里的人鱼突然抬起脑袋,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“哈,你不生气了。”然后又低下头去喝着杯子里的热茶,“我当然会怕冷了,晚上海里要暖和的多。你不知道在雨里跑来跑去有多冷。”话还没说完,dean一翻白眼,又一串喷嚏打了出来。

外面雨还很大,Dean的头发干了,茶也喝完了。他们突然掉进一阵静默之中,现在,他们要干什么呢。dean被泥水弄脏的双脚,盘在椅背上,快乐地一摇一晃,脚的主人睁大着双眼来回的打量着这个新奇的人类世界。他伸出手去触碰这个从未见过的世界, 身上的毛巾,桌子,椅子,手上的杯子,面前的炉子,炉子下的火。火是暖的,像Sam一样,他把手再往前伸,如果不是Sam打掉他的手,他的食指也许要被烧伤,恩,火是疼的,他在脑子里默默记住了。Sam看着外面的雨,突然做出一个决定,他知道他之后肯定是要后悔的,但他还是说了。毕竟他弄干了dean,总不能又把他扔到雨里打湿的吧。“dean,你想留下来吗? ”他咳嗽了一下,“我是说,在雨停之前。”他突然有点感激dad今晚不在家。Dean从椅子上一跃而起,向他冲过来,毛巾也掉在地上,给了他一个紧到窒息的拥抱,这是dean的回答了。好吧,他已经后悔了。他在脑子里做好笔记,明天他要早点醒,在太阳升起之前把dean送回海里去。

如果你以为让dean在热水里乖乖洗澡时难到登天的事,那你可以试试让dean穿衣服。那甚至不能叫衣服,只是一件白色睡袍而已。“我不想穿这个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因为不舒服啊,套在身上像个袋子一样。”“那我不管了,你必须穿。在我的家里,必须听我的。”dean不情愿地伸开了胳膊套上了麻袋,Sam长呼了口气,这下dean总算不像个到处晃老晃去的暴露狂了,他的眼睛也有地方放了。他把dean带到自己的卧室,他总不能把dean放到dad的房间或是房间里任何其他的地方吧。然后他下楼,把洗澡水倒掉,把溅的到处都是的水拖干,拖着疲惫的身体也上了楼。推开门,那件睡袍已经被卷成一团被甩在房间角落里,始作俑者也就是dean正快乐地在他的床上滚来滚去,看到Sam来了,很贴心的往床里靠,让出一小块地方。他本来打算睡在地板上的,但面对这么强烈的提示,也默默的上了床。他特地睡在和dean相反的方向,头对脚的那种,以防任何意外的发生。

灯已经关了,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。窗外是雨,挤在身边的是dean微凉的身体。Dean的声音响起来了,“这么大的房子,你一个人住吗?”

这个问题Sam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起,他也甩出一个问题转移视线“你一直不回去,你妈妈不担心吗?”

dean显然根本没有意识到陷阱,很认真地回答着“我已经十三岁了,她也不能把我系在腰上。而且,我一醒过来,有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被水流带到大海的那个地方去了呢。”他成功的把自己的问题给忘光了。

Sam忙了一整个晚上,身体倦极了,半个灵魂已经坠入梦境里。床垫嘎吱嘎吱地响,睡在那头的dean不甘寂寞地爬了过来,带的床单、被子都搅成一团。“dean,干什么。”他的抗议无效,他还没学会不应该和dean讲理。在暂时的混乱之后,dean已经枕在他的枕头上了,黑夜中,他的眼睛像林中闪闪烁烁的萤火虫,专注的看着他。他的心里突然一阵不安,自己转过身去。一根手指轻轻戳在他的脖子上,在得不到回应的情况下,隔着薄薄的一层布,顺着脊椎骨向下滑去,停在他的腰上,然后两只手都全员加入开始挠他的腰。他气势汹汹的转过身,抓住那双作乱的手和笑的不能自己的dean。

“我们聊聊吧。”dean很自在的把头搁在了胳膊上。Sam也照样学样的把头枕在胳膊上。“聊什么。”“为什么我妈妈说人类都很坏,为什么你觉得我不能让其他的人看到?可是我觉得你很好啊。”“你怎么知道我是好的呢,没准等你睡着了,我就要把你抓起来卖掉。”Sam以为自己会收到一个白眼,或是一个鬼脸外加“切,还不知道谁会先睡着呢,混蛋。”之类的回答。但是dean很反常的认真起来,目光烁烁“我知道你不会的。”本该是个玩笑,但是从dean的嘴里说出来,每一个字都坚定的好像誓言。

气息在他们之间游走,他俩像月光下相遇的野狗,用目光死死咬着对方,像进行着某种幼稚的比赛,谁先放开就输了。Sam口干舌燥起来,他看到dean的喉咙滚动了一下,突然转过身去了,“哼,我才不要吸收笨蛋的废气呢。我睡啦。”

他也不甘示弱,也转过身去。背与背之间留下一寸缝隙,寒气就从这缝隙里幽幽侵入。雨还在下,好像永远也停不了了。



四舍五入算是床戏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(2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