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脸怪与不笑猫

仓皇一夜

 

仓皇一夜

Johnny 发现自己无法入睡。没有人能在身边有一个陌生人的情况下安然入睡,比如现在他脚边的这个。尤其是你今天刚刚羞辱过他,可是马上像只小羊一样被老老实实制服在地上的情况下。Johnny想起今天早些时候自己的男子气概完全受损的那一幕,一闭眼,Gheorghe的那双黑眼睛浮现在他眼前,因为被羞辱而愤怒着熊熊燃烧着。好吧,他承认自己那时候的确是个混蛋,他不应该叫Gheorghe“gypo”的,但是谁让Gheorghe就那么大大方方的脱下裤子,就在他背后擦起了那个地方,一股火腾的从他脑子里升起,他必须找个方式发泄出去,然后他选择了最糟糕的方式。搞成这样的局面,不知道明天该怎么面对Gheorghe。Johnny无声地叹了口气,他又做了他最擅长的事情,把事情搞砸。

在煤气灯的烘烤下,这臭烘烘的羊圈也显出一丝默默温情。垒了一天的石墙,他的身体已经疲劳极了,可是没有酒精的催眠作用,他的大脑还处在高度的清醒状态下。一些奇怪的想法开始冒出来。比如Gheorghe真的睡着了吗?今天Gheorghe说他会操他到底是什么意思?字面意思还是引申意思。在他的想法开始危险地滑向Gheorghe的下半身时,Johnny努力地把注意力集中到长满霉斑的石墙上,开始数起墙上的绿点起来。他显然已经错过了最佳入睡时间,现在他渐渐的有了尿意,简直不能更好了。可是出门要撒尿,他必须要踩过Gheorghe,他的男子汉自尊是万万不愿的。要就地解决,虽然有过在呕吐物里醒来的惨痛经历,Johnny表示尿在睡觉的地方这样的事他也做不出来。他决定憋着,能逃避多久就多久。

先憋不住的人不是他。Johnny听到背后一阵扑扑簌簌的声音。他不愿回头看,于是用声音与气味定位他。Gheorghe起来了。Johnny感到他走到自己的这头,于是全身的肌肉都紧张的绷起。Gheorghe走过去了,他又放松下来。小羊仿佛被摆弄了两下,发出不愉快的咩咩声,Johnny听到Gheorghe笑了。Gheorghe走回去了,然后木门发出一阵轻轻的嘎吱声,放进丝丝寒气,Gheorghe离开了。Johnny终于长吁一口气,转过身来,盯着天花板。Gheorghe的离开并没有带走他本人的味道。反而因为多出一个人的空间,肆意的在拥挤的屋内扩散着,刚刚好严严实实的罩住了Johnny,让他无法逃脱。他在与Gheorghe擦身而过的瞬间也在他那件红色毛衣上闻到过,更在今天下午那个鼻子对鼻子的尴尬瞬间,显得无比清晰,闭上眼睛,他好像全都回忆起来了。Gheorghe的鼻子,他的眼睛,他的嘴巴,他身上那种带了一点奶味的温暖。Johnny心里回荡起一种新的感觉,让他的脸,胸口都温暖起来,他生出了新的渴望。都怪长着小鹿般的黑眼睛和毛茸茸的胡子的罗马尼亚人,Johnny觉得屋子里热的待不下去。

于是,Johnny也迈出了门,几乎是带着一股火向Gheorghe走去。他不知道,他更像和他打一架,或是吻他。然而几乎在两人接触的一瞬间,某种诡异的事情发生了。他们立刻滚到了地上,在烂泥里纠缠纷扰。在约克郡深夜的寒风里,在这茫茫山野中,他们仿佛退化成了野兽,只会遵从自己的本能,争夺着控制权。当身体被压在下面的时候,Johnny看着Gheorghe的眼睛,胜负已定,但是他并不在乎。这感觉太棒了。

他们笨拙的脱去对方的衣服,像两个无知的青少年。他急切的向Gheorghe的裤子摸去,他需要他,现在,立刻,马上。然而Gheorghe看着他心急的爱人,把Johnny的头捞起,用眼神告诉他,时候还没到。在那之前,需要许多许多的亲吻与抚摸。于是Johnny放弃了,接受Gheorghe的引导,把身体交给情欲。

Johnny先醒来,老天爷啊,这一夜他睡得多么好。他其实不太记得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,只记得脏兮兮的Gheorghe把脏兮兮的自己塞回脏兮兮的毯子中。他被圈在Gheorghe的怀里,睡出了一身薄汗,可是他还暂时不想跳出这个怀抱。远处传来几声狗叫,他听到Gheorghe的呼吸声,平缓温和,应和着他自己的心跳声,仿佛这一夜永远不会结束,这疯狂的一夜。

他贴紧Gheorghe,头贴着头。时间还早呢,Johnny这样想,又回到梦乡。

 


 

 


评论(7)

热度(21)